《天堂电影院》: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亿万先生

编辑:凯恩/2018-11-27 23:43

  《天堂电影院》是一部充满怀旧意味的影片,它没有《悲情城市》营造的氤氲蒸腾的悲怆,也没有《美国往事》在时空结构重组上的雕琢探索,导演用一种单纯的方式在情节设置和视觉表达上,不张扬,不渲染,以一种意大利人特有的幽默呈现了一段明朗婉约、温情脉脉的记忆。正如布莱松所说:“一门艺术只有在保持它的纯洁性的时候,才具有真正的力量。”

  意大利南部美丽的小镇,小多多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藏在幕布后,感受着电影带来的paradise。教堂里的牧师是位禁忌接吻镜头的保守偏执者,银幕上的接吻镜头常被无情的剪掉,但这里,天堂影院,仍然是人们娱乐的天堂,也是小多多的天堂。他在这里认识了阿夫莱多。

  阿夫莱多,一位智者,即使他没念过多少书,因为他在接受成人教育而参加小学考试时还要求助于聪明的小多多,这个场景让人忍俊不禁,有时候,默契才是忘年交中最宝贵的东西。小多多从小失去父亲,母亲也常常因为偏袒年幼的妹妹对小多多挥舞拳头,但是战争的硝烟没有湮没小多多对父爱的期盼,亿万先生。在阿夫莱多中,他得到了不仅是朋友的关怀,更多的是父亲的慈爱。

  伴随着小多多成长的还有一个地方,天堂影院,一个观众与银幕上的角色一起欢笑悲哀,甚至痛哭流涕的地方。借助天堂影院,影片和观众回顾了一段段银幕的经典,约翰·福特的关山飞渡,让·雷阿诺的底层,维斯康提的大地在波动,还有卓别林的喜剧,哈代的滑稽,丽塔·海华斯的美丽,碧姬·芭泽的动人...影片中有一个动人的场景,在放映一部感人至深的影片时,以为老观众早已将台词熟记于心,一边随着剧情啜泣,一边同角色一起讲台词,甚至将fine(剧终)也念成对白,在那个文化娱乐匮乏的时代,这里承载的太多太多。

  成长中的多多最需要什么,艾莲娜。那是男孩和女孩之间第一次的相互倾慕,那时心灵相撞所产生的微微悸动。但初恋总是脆弱的,与其说是阴差阳错,不如说是命中注定,美丽总是伴随着忧伤,像美丽的樱花一样,总是转瞬即逝,但也就是这转瞬即逝,让它尤其的珍贵。

  影片的结尾部分,多多回到故乡,走进破败的影院,抚摸着发黄卷边的旧日海报,恍若隔世,那个年代没有电视录像及其他娱乐,惟有电影。于是电影院与生活息息相关,人们在里面睡觉聊天喝茶做爱,为之疯狂。然而此刻电影院即将拆毁。多多站在人群中,头发镀上了阳光的金色,有人在哭,影院轰然倒塌,象征一个过去的完结,他所有的记忆都在广场上尘土飞扬。

  多多找出一卷胶片,他年轻深爱的女子只有最后的影像在银幕上明明灭灭。他已经不再心痛,心情只是跟随画面明媚而又忧伤。艾费多留给他们,是曾经承诺给他的电影胶片——无数个被删减的镜头。多多坐在现代化的影院,观看好朋友留给他的礼物,只有他一个观众。这是只属于他们的电影。一切曾经时光接踵而至,随着电影纷至告别。男人的眼睛闪闪烁烁,我和他一同泪流满面,一切都太美好,什么都不必说。

  他一定这样用力地爱过她,他对她言听计从,她对他百依百顺,卑微在尘埃里开出了花,又枯萎。像所有人一样,你一定这样执着地爱过一个人,你爱他到天昏地黑,你爱他到不管不顾,你爱他到哪怕他朝秦暮楚,你也不肯放手。你一定这样无望地爱过一个人,你在尘世跋涉,经过了千山万水,只为给他一个惊喜于是,结果给了他,过程只给你。眼泪是黑夜的河流,容颜是白昼的河床,只有你和悲哀被搁浅在岸上。

  可是,哪怕感情再浓墨重彩,有的,也只不过是这样淡淡的青春吧,没有自杀或他杀,没有因爱或不爱死去。只是爱过一个人,得到或者没有得到;被一个人爱过,知道或不知道;与一个人爱过,失去或正在失去;说着和所有情侣一样不离不弃的话,但终是和那些情侣一样,散落在天涯两两相忘了吧。